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
香港嘉裏物流 要聞 民生 社會 理論 時評 文化 教育 旅遊 娛樂 體育 圖聞 專題 工業園區

2020,長三角一體化迎來“高光”時刻。

一年來公佈32項制度創新成果,一體化示範區攜手打造“黃金三角”;從“隔江相望”到“跨江融合”,都市圈加強協作,江蘇省域一體化全面推進;從單打獨鬥到握指成拳,長三角三省一市從“四家人”變“一家親”。

“長三角”版,是管窺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一個窗口。過去一年,“軌道上的長三角”漸行漸近,產業要素集聚共享,民生服務“一卡通行”……一個“融”字,也成為我們選出的“長三角”年度熱詞。

資料圖。來源:交匯點新聞

資料圖。來源:交匯點新聞

深入一線,記錄示範區的每一次脈動

地緣相近、人文相親、產業互聯,去年11月1日,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示範區揭牌,讓“青嘉吳”這片2413平方公里的“江南腹心”融到一起。2020年,我們走進這方“試驗田”,記錄它的每一次脈動。

我們關注示範區發展“核心中的核心”,如何通過規劃引領,激發澎湃動能——

示範區的生態基底是一塊“世界級的料子”。這塊“好料子”該怎麼發展?6月18日,國內首個省級行政主體共同編制的跨省域國土空間規劃——《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示範區國土空間總體規劃》公示,我們緊扣熱點,迅速報道。

8月26日,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執委會啓動了“水鄉客廳”方案國際徵集,這裏不僅是“青吳嘉”的原點,也是長三角的原點。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為何要建一座“客廳”,它將承擔怎樣的功能,建成什麼模樣?記者幾經輾轉,獨家專訪了“水鄉客廳”提出者、城市設計負責人和本次方案徵集技術牽頭人——中國科學院院士、東南大學段進教授。《長三角為何要建一座“客廳”》稿件在《新華日報·經濟週刊》刊發後,好評如潮,引發了媒體界對“水鄉客廳”的追蹤。

我們關注曾經各自為政的交界處,如何打破藩籬——

示範區有湖蕩縱橫,有小橋流水。但交界河湖水環境共同治理,一直是個難題。進博會召開期間,正值水葫蘆氾濫時節,記者踏訪示範區發現,發軔於蘇州的“聯合河長制”,已從姑蘇河畔延伸至吳淞江邊,為長三角跨界河湖治理提供了“蘇州方案”。《“蘇州方案”提升長三角綠寶石顏值》一文,為國內其他交界地區水環境治理帶來新思路、新方向。

示範區有金澤、同裏、西塘等響噹噹的中國歷史文化名鎮,如何探尋青嘉吳文旅合作之路?記者發現,國內還沒有一個地方打造一個跨省的全域旅遊示範區,而水鄉客廳的打造、江南水鄉古鎮的聯盟,加快了青嘉吳文化空間的整合,有着共同文化基因的青吳嘉“三家人”正在朝着這個方向前進,共享文旅資源、共享一個品牌。

我們關注這片敢闖敢試的“試驗田”,亮出的“破題之鑰”——

統一產業准入目錄,企業遷移業務一天辦妥,跨界水體聯保共治,“水鄉客廳”方案全球徵集……在示範區迎來揭牌一週年“高光”時刻,“長三角”版推出深度報道《長三角“樣板間”一體化“試驗田”》,從制度創新、民生共享、規劃引領三個角度,全景化展示長三角一體化“樣板間”探索出的跨行政區域共建共享、生態文明與經濟社會發展相得益彰的新路徑。

資料圖。來源:交匯點新聞

資料圖。來源:交匯點新聞

拓展視野,關注省域一體化的每一個動向

過去一年,江蘇省內融合大事連連,都市圈互動頻頻、城市羣多點迸發,千年運河滌盪古今、高鐵“脊樑”暢通南北……

就江蘇而言,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熱點在蘇南、重點在跨江、難點在蘇北,要“三點”並進、區域聯動。這既是我省的現實省情,更是答好一體化“聯考卷”的必做“功課”。

4月1日,《〈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〉江蘇實施方案》發佈,這是江蘇貫徹實施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國家戰略的“任務書”和“路線圖”。江蘇把“六個一體化”作為扛起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江蘇使命的具體路徑,更好地推動江蘇高質量發展走在前列。

“聚焦”省內全域高質量一體化,回首2020年,一些努力與改變值得被記住——

都市圈“羣峯矗立”。江蘇有三大都市圈,南京都市圈、蘇錫常都市圈和徐州都市圈。這當中,南京都市圈、蘇錫常都市圈是二級帶動核(上海處於一級帶動核)。徐州處於蘇魯豫皖交界處,是長三角未來向北輻射的帶動點。

“都市圈是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增長引擎,支撐城市羣經濟增長,促進區域協調發展。”省自然資源廳空間規劃局局長陳小卉接受本刊記者採訪時説,以核心大城市為依託的都市圈,是帶動整個城市羣發展最有效的空間模式。

寧鎮揚是南京都市圈重要組成部分,也是全省乃至全國最早探索一體化發展的“先行區”之一。今年7月,寧鎮揚三地黨政領導齊聚南京,合力打造更緊密“發展共同體”。順江而下,4月21日,首屆蘇錫常一體化合作峯會在蘇州召開,三市共同簽署《蘇錫常一體化發展合作備忘錄》,為蘇錫常一體化摁下“快進鍵”。

常泰融合“中軸崛起”。在江蘇揚子江城市羣中,泰州是江蘇發展的“中部支點”,常州定位江蘇“中軸城市”,江陰、靖江往來密切。常泰大橋緊鑼密鼓建設,江陰第二長江大橋開建,錫常泰跨江合作,實現江蘇“中軸崛起”。

跨過江去“來來往往”。從“隔江相望”到“跨江融合”,過去一年,南來北往愈發密切。4月7日,南通市黨政代表團考察蘇州,雙方簽訂戰略合作協議,攜手推動跨江融合發展,爭當省內全域一體化發展示範。7月13日,泰州市黨政代表團赴無錫、蘇州取經,深度融入蘇南。

“一縱”牽南北,時至今日,流淌千年的大運河仍在為南北融合發揮重要作用。而就在12月11日上午10時,首趟高鐵G8301次列車從揚州東站駛出的剎那,江蘇的“另一縱”也登上時代舞台——擁有江蘇高速鐵路網“脊樑”之喻的連淮揚鎮鐵路,實現全線貫通運營。

12月30日,鹽通高鐵建成通車。至此,江蘇“三縱四橫”的主骨架基本建成,蘇北腹地從“地無寸鐵”到“逐步成網”,補上了江蘇高鐵“半邊天”,“軌道上的江蘇”已呼嘯而來。站在省內全域一體化新起點,融合發展的步伐不覺間又加快了。

全盤觀察,傾聽一體化的每一縷回聲

長三角以全國2.14%的土地,承載11.7%的人口,產出20%的GDP。轉眼間,《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》迎來了週歲“生日”。一年間,在上海、江蘇、浙江、安徽這片35.8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,一體化美好藍圖已然繪就,乘勢而進的“衝鋒號”已經吹響,三省一市正攜手邁進“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”的新時代。

擁抱一體化,長三角“一家親”,理念厚植於你我心間。作為一體化的親歷者、見證者,我們在《<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>江蘇實施方案》提出時,就敏鋭觀察到省際毗鄰區域資源共享、產業合作、協同發展的點點動向。

在政策助推下,江蘇省界毗鄰區率先挽起了手。2月13日,崑山花橋與上海嘉定簽訂《嘉昆兩地聯防聯控備忘錄》。3月20日,由南京騰亞精工投資20億元的精密工具研發與製造基地項目在馬鞍山博望區簽約,落户江寧—博望跨界一體化示範區內。4月9日,長三角一體化示範區理事會討論審議了一體化示範區國土空間規劃(2019-2035年)草案,這是全國第一個跨省級區域的有法定效力的空間規劃。

區域合作不是“獨角戲”,而是“大合唱”,三省一市“串門”“牽手”動作不斷,一體化的進程一路“高歌猛進”。

6月5日-6日,我們走進湖州,走進長三角三省一市主要領導座談會現場。從滬蘇湖鐵路開工到長三角企業家聯盟成立,從19項重大合作事項簽約到585項重大科技成果亮相“雲”端,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澎湃活力相繼湧現;

7月1日,我們走進泰州。這一天,泰州有了直通上海的動車,一腳跨入上海兩小時“朋友圈”,跟隨泰州市委書記、市長一同搭乘首趟動車,108分鐘,從揚子江畔來到黃浦江濱,見證滬泰合作新篇章;

8月6日,我們走進湯山。在“暢遊長三角·美好新感受”主題遊活動上,“60+6+1”的長三角高鐵旅遊“大禮包”發放,長三角文旅高質量一體化達成全新共識。

我們關注長三角區域內的一趟車、一座橋、一條路,為長三角人出行越來越便捷感到喜悦。2020年4月,國家發展改革委和交通運輸部聯合印發《長江三角洲地區交通運輸更高質量一體化發展規劃》,提出到2025年,基本建成“軌道上的長三角”。消息一出,我們迅速作出反應,寫下《1+1+1+1>4,大手筆擘畫大願景》,緊扣規劃內容、積極採訪專家,為長三角交通一體化建言獻策。

規劃佈局,項目落子,長三角城市與城市間的距離正在一步步縮短。

6月28日,商合杭高鐵全線貫通,河南、安徽、浙江三省實現高鐵“無縫對接”,加速了長三角與中部地區連通;7月1日,滬蘇通長江公鐵大橋正式通車,南通至上海間鐵路出行徑路“曲線變直線”,南通正式融入上海“一小時經濟圈”;12月11日,連淮揚鎮高鐵全線建成運營,這條高鐵線縱貫江蘇南北,形成中軸鐵路主通道,北接沿海和隴海鐵路大通道,南連滬寧城際鐵路,中部與徐宿淮鹽、寧啓鐵路相交,京津冀、環渤海和長三角“三大經濟圈”聯繫日漸緊密。

長三角一體化的紅利不斷釋放,同樣被我們悉心捕捉。

6月,三省一市公安部門共同簽署了10個長三角區域警務一體化合作項目,推動更多羣眾辦事事項在長三角地區“全域通辦”“一網通辦”“掌上可辦”;《長三角住房公積金一體化戰略合作框架協議》在8月簽署,長三角住房公積金一體化正式落地;長三角異地門診費用直接結算通道,已實現長三角地區41個城市和8130家醫療機構門診費用直接結算的“兩個全覆蓋”。

交匯點記者 許海燕 王建朋 沈佳暄

聲明:所有來源為“蘇州日報”、“姑蘇晚報”、“城市商報”和“蘇州新聞網”的內容信息,未經本網許可,不得轉載!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等信息,內容均來源於網絡,並不代表本網觀點,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,請與我們聯繫,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。
廉意
垃圾分類“守門員”
冬日濕地美景
巧手剪“牛”迎新春
吊胃口
地產荸薺開挖上市